面对一次&ldquo

2016-11-22 16:03

“金孔雀”余旭。 (沈玲/图) 

“大姐大”何晓莉

印象:熟习陶佳莉的人会感到,她身上有那么一点“野性的美”,她好像不该生作一个女孩儿。

八一飞行表演队的男女飞行队员。 (沈玲/图)

生在江南的盛懿绯,曾经幻想成为一名战地记者。在战场上,冲到火线去拍到那些“最出色、最残暴、最锐利”的镜头。然而,盛懿绯与同龄人不同的雀跃让她成为了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。

“金孔雀”余旭

女飞行员陶佳莉跟何晓莉在战斗机边上拍照。 (沈玲/图) 

 

女飞行员余旭和盛懿绯在谈话。 (沈玲/图) 

“目前能飞三代战斗机的女飞行员就剩她们四个。”“八一”飞行表演队所在师师长、特级飞行员赵康平眼里,这些刚飞了约80个小时歼-10表演机的姑娘们是表演队的“法宝”,“别看她们很瘦小,她们的身材素质比有些男飞行员还好!” 赵康平告知南方周末记者。

在2009年国庆阅兵时驾着右二僚机飞过天安门之后,首批战斗机女飞翔员余旭似乎从大众视线中消散了。蛰伏5年后,她当初已经是中国第一批可能驾驶歼-10战役机的女飞行员。

“别太留恋姐,姐也就是开了架战斗机。”2009年国庆阅兵之后,面对一拥而上的媒体,盛懿绯自若地开着玩笑。

 

平时,陶佳莉爱好把练习服的领子破起来,老是酷酷地戴着墨镜。篮球场上,她一蹦往往比男队员跳得还高。有时候,女飞行员们一起出门,她总爱在裙子下再穿双靴子,戴上牛仔帽,拿着相机,风风火火地给姐妹们照相。

籍贯:浙江杭州

11月11日,在歼-10战机凌空而上的轰鸣声里,“八一”飞行表演队拉开了2014年第10届中国航展的帷幕。在机距不外多少十厘米的“魔鬼编队”中俯冲、转 弯、跃升、翻腾。高空之上,是首次编入“八一”飞行表演队的女飞行员蒙受着本身6、7倍的压力高空之下,是对战斗机女飞行员抱着宏大等待的观众们一直暴发的一阵阵赞叹。

“大姐大”何晓莉。 (沈玲/图) 

“酷小子”陶佳莉

“淡定姐”盛懿绯。 (沈玲/图)

印象:美丽、自负、伶俐……想成为一名飞行员,想成为一名军人,让会跳孔雀舞的余旭发生了一种“莫名的欲望”。

“目前能飞三代战斗机的女飞行员就剩她们四个。别看她们很瘦小,她们的身体素质比有些男飞行员还好!”承受超出自身7倍的压力,驾驭战斗机俯冲、转弯、翻滚,中国女人也能飞新锐战斗机了。“在空中把自己当女汉子,回到地面作一个女孩儿。”

籍贯:四川乐山

高中毕业时,何晓莉曾被空姐的面试刷了下来,当父亲提示她能够报名考飞行员时,她摇摇头——“我想做空姐,可连面试都没过。人家飞行员还会要我吗?”

“在空中把本人当女汉子,回到地面作一个女孩儿。”余旭在顺利实现第十届中国航展飞行表演之后笑着说。

 

“淡定姐”盛懿绯

籍贯:四川成都

 

“陶佳莉就是为战斗机而生的。”空军有名摄影家沈玲如斯评估她。

“就算这样,你也要逝世马当成活马医,去!”拿着父亲给的600元钱,何晓莉经由5天的关闭测试终极被顺利录取。

 

何晓莉全部成长过程中,给人留下的印象是:成熟、慎重、大气,每次腾飞前,何晓莉都会帮着姐妹们收拾衣领、袖口,像个“大姐大”。然而,她成为飞行员的进程中却还有一段波折故事。

 

毕竟,这些“空军宝贝”背地有着什么样的故事?小编带你走近这群能驾驭新锐战斗机的女人。

籍贯:四川崇州

印象:中学时当班长,成为歼击机女飞行员后担负中队长,何晓莉在建国60周年国庆阅兵时又是长机飞行员,驾驶歼教8第一个飞过天安门。

空军招收第八批女飞行员时,陶佳莉是公认“飞天”欲望最强烈的一个。冒着成为“待业青年”的危险,她在高考意愿书上只填了独一的一项自愿——中国解放军空军航空大学。幸好一途经关斩将,陶佳莉还在招飞提拔的心理品德口试中,取得最高分。

“酷小子”陶佳莉。 (沈玲/图) 

印象:一次训练时,盛懿绯由于不答复上问题被撤消了飞行规划。面对一次“停飞”,她哼着自己改编的网络歌曲,为自己减压。“右眼帘跳跳,坏事要来到,不是要扣分,就是打算取消了。”

2012年7月29日9时56分,华北某机场上,余旭身着新式飞行装具,跨入歼10战机座舱。松刹车、加油门、拉杆……跟着歼10战斗机轰然飞起、翩然落地,余旭成为中国首位歼10女飞行员,这也是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驾驭我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战机首次单飞。

“莫名的愿望”让余旭剪掉了长发,丢掉了毛绒娃娃,练就了歼击机女飞行员群体中最过硬的飞行技巧。